好色嗜酒爱玩的齐桓公为何能成为春秋首霸?

2020-10-18 14:02:48 作者: 好色嗜酒爱玩

  核心提示:姜小白辛苦拉车一年,感觉齐国的大车还在原地打转,就想照自己的路子拉一段试试。结果出门就遇到车祸,发兵攻宋大败而归。姜小白是个很顽强的人,一次失败吓不倒。认为失败的原因是没有准备,所以要求管仲去准备,管仲还是不同意,姜小白就自己准备。命令开始操练军队,加税做军费开销,热火朝天地干起来。

8cf0d51361cd6a42dc54015f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本文摘自《揭示中国知识分子千古宿命:天下文胆》,作者:凭栏观史,出版:化学工业出版社

  现代有一句俗语,“火车跑得快,全凭车头带。”

  春秋时期的齐国火车还没有发明,只有马车和牛车;所以车头就是马或牛一类的大牲口。为了使齐国的大车轮子跑到诸侯前面,做老大出风头,这个驾辕的壮劳力必须是姜小白。

  但一开始姜小白对自己没信心,担心不能做个合格的大牲口;曾经抢先向管仲搞了一次自我揭发的交心工作。交流过程是这样:

  姜小白垂头丧气地说;我有三大不幸,治国有困难。

  管仲表情诧异,道:没听说啊。

  姜小白诚恳地又说;第一,我有个跟我大哥一样不太好的爱好,打猎。而且很执着,等鸟都睡觉了才回家。耽误事,很不幸。

  管仲没有批评,只说一句;不要紧。

  姜小白再次敞开心扉,继续说;第二,本人好喝,而且特别能战斗,酒量也不错,白天喝到晚上也不醉。就是耽误事,的确不幸。

  管仲又没说啥,还是一句;不要紧。

  姜小白受到鼓励,一咬牙说出隐私;第三,我好色,表姐都娶过……几个。太不幸了!

  管仲的回答仍然干脆;不要紧!

  姜小白有点晕。本来等着挨一通狠批,只得到三个字——不要紧。换做鲍老师交心,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。他开始疑惑,继而怀疑管仲有点拿自己打镲,脸上挂不住,不高兴地质问;这三样都不要紧,还有什么事情很要紧?

  这么说,等于把自己比做人渣。姜小白勇敢面对自我,评价很不客气。

  世界上能看懂自己的人不多,而当面把自己缺点讲出来的更少。不怕有缺点,就怕看不到,或者瞪眼不承认。有的人不承认是虚荣心做怪,有的人的确是自我感觉良好。这两种人都不好伺候。

  头一种人,好面子,个人尊严放在第一位,也不管这尊严有无意义。只要你使他感觉脸面无光,立刻恼羞成怒,安排你去地府观光,票是单程。三国时期,田丰就有幸收到过袁绍送来的这么一张票。

  后一种人,不听劝,谁说也不行,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。自然,做蠢事也是天下第一。能臣遇上这么一位仁兄,只有嗟叹生不逢时,自认倒霉。

  姜小白虽然毛病不少,问题挺多;但相比那两种人来说,显然很好伺候。第一,不好面子,脸皮厚;说啥都听着,不急,也不送观光票。第二,感觉自我不太良好,虚心,有错就改,好同志。人虽然好,就是信心不足。

  现在管仲必须得让他自我的评价客气一点,因为改革的大车需要一匹马力强劲的大牲口。马车驾驶员都知道,新驾辕的大牲口,有些是不愿意上套的,尤其是健壮又跑得快的好牲口。原因很简单,野性未褪,抵触驾辕工作,对多拉快跑没信心。这时候,车把式不能急,如果愣往上架,牲口容易惊着。搞不好就拉翻了车,上演一出大街惊魂。先要抚抚毛,夸奖几句,说点好听的(某些牲口通人性),再给几根胡萝卜,引导它充满信心地,走上驾辕岗位。

  所以,管仲拿出了准备好的胡萝卜。他说;最要紧的有!就两样,都不能干。一是不果断,二是不积极。不果断就得不到拥护,不积极就做不成事情。

20131204102531-38717654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几句话,就轻松地把生活作风问题转移到精神面貌上来。而且,很符合人性。有缺点不要紧,也不用改,只要不懒惰、有进取心就可以,国君必须得有拉车的精神头儿!不由得姜小白不端正态度,积极、果断地自己套上车辕,拉起了齐国的这驾马车。管仲是个好车把式!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